台中文娱乐网更新2,触手强制h受孕全彩本子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bn2
  • bn3
  • bn4
聯系我們
  • 廣州中熹園林綠化工程有限公司

    電  話:020-82970662 

            020-28908530
    熱  線:020-32156291
    傳  真:020-32156291
    手  機:13316016851   15625095203
    郵  件:2578459569@qq.com
    網  址:fantastiqa.com
    地  址:廣州蘿崗區永和開發區桑田一路井三新內街8號102

新聞詳細

16只鳥判10年半如何解釋?

新聞分類:植物租賃資訊   作者:admin    發布于:2015-12-08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新聞就像連續劇——先是一條“大學生掏鳥窩抓鳥16只被判刑10年半”的新聞引人注目;繼而公眾發生激辯,爭議甚大,普遍認為量刑太重;隨后劇情“逆轉”,因為16只被抓的鳥是燕隼,屬于國家二級保護動物,按照司法解釋,量刑有法可依;緊跟著理性思辨的聲音多了起來,司法法律的問題,需要進一步的研究探討……

 

法律僅有權禁止有害于社會的行為,而刑罰的目的在于預防。這一事實已清楚:“掏鳥窩”的鄭州大學生閆嘯天,并非“不識國家保護動物”,他知道他所掏的鳥——燕隼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,他還通過網絡賣出了燕隼。結果是,因非法收購、獵捕珍貴、瀕危野生動物罪,閆嘯天被判刑106個月,和他一同捉鳥的“同案犯”王亞君獲刑10年。自由是做法律所許可的事情的權利,沒有人可以從自己的過錯中獲益;為保護瀕危珍稀野生動物,預防有害于社會的類似事件的再次發生,刑法的懲戒當然是需要的。

 

然而,法律的尺度是個重要的問題。伴隨著法律尺度的,則是人心的尺度。閆嘯天是在鄰居家門前樹上兩次掏鳥窩捉了16只燕隼,他以800元的價格賣了7只、280元的價格賣了2只,總獲利也就“千元”的級別。這段時間不是有一批“老虎”級的大貪官被判刑了嗎,貪腐金額都是“千萬”級的,他們大多老謀深算貪腐了多年,獲刑也就10年多一點。兩者獲得刑法的懲處,是一樣的“重量級”,這本身一定是失衡的。司法法律如果失衡嚴重,那么就不會受到公眾的信仰,就會失去人心,這才是問題嚴重的不良預后。

 

有論者說,“在黑市上,極品的獵隼能賣到10萬美元以上,背后是殘忍的訓練,有的玩家甚至要玩死10只左右,才能練出一只”,以此說明嚴懲閆嘯天之必要。這是很不靠譜的論述,大型猛禽“獵隼”,跟這次被掏的“燕隼”,完全不搭;“10萬美元”也不是閆嘯天賣得的價錢。法律和司法是一種制度性事實,司法法律必須存在于在事實與規范之間。一個大學生,即使是為了獲利,在家中附近的樹上抓獲幾只燕隼,而且并未殺死它,權衡其主觀惡性和社會后果,可以判明并非“罪大惡極”。處以106個月的刑期,貌似規范,實質失范。試想,如果給予這個刑期三分之一左右的徒刑——判處36個月,懲罰效果、警示的效果是不是差不多呢?

 

然而,法官斷案是有法律依據的,那就是“司法解釋”。根據“司法解釋”的標準,閆嘯天捕獲二級保護動物的數量,確實達到了“情節特別嚴重”的標準。問題恰恰在這里:這個“立案標準”,對刑法所規定的“情節嚴重”給出的界定標準,就是準確匹配的嗎?難道沒有嚴重“失重”嗎?設若把這個標準“腰斬”掉一半,恐怕也不會有人覺得過輕。法律若無法院來詳細解釋其真正含義和作用,就是一紙空文;但是,“司法解釋”出了偏差尤其是大的偏差,那是會變成“一紙‘恐’文”的,那同樣損害了司法正義。

 

有專家說,“同樣是掏鳥窩,普通的鳥窩和這個珍惜瀕危動物的鳥窩,是不可同日而語;就像掏熊貓的窩和掏老鼠窩是不可同日而語的一樣”。這個類比說法本身沒錯,掏“老鼠窩”和“熊貓窩”確實完全不一樣,但是,“掏燕隼的窩”和“掏熊貓的窩”難道就是一樣的嗎?

 

法律是實現社會效益最大化的手段,法律如果失之偏頗,那么社會效益就不可能是最大化的。約翰·肯尼迪如是有云:“我們的問題是人為的,所以可以由人來解決。”那么,接下來人們需要分析討論和解決的,就是那作為法律之一的“司法解釋”。

廣州植物租賃公司新聞來源:金羊網

分享到:
點擊次數:1377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8  【打印此頁】  【關閉

版權所有: 廣州中熹園林綠化工程有限公司   

地 址:廣州蘿崗區永和開發區桑田一路井三新內街8號102

網站首頁|網站地圖廣州綠化養護公司廣州綠化養護